平安彩票手机app下载安装:第六章 垂死梦中惊坐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平安彩票官网 www.w1yim.com     “嘿我说你们是不是傻???那个剑宗的小子说什么你们信什么???刚不是有人说了吗?这几个小子是白宫山弟子??!你们借谁的胆子敢抓白宫山弟子?”众人正迟疑间,一个老成的童声响起,赫然是那个豪掷千金的小孩,众人不由脸色都变得很微妙,重心都落在了他一个小娃儿居然称几个比他高出好几个个头的少年为小子!也没人深究自己居然被一个孩纸唬住了!

    “我说了这几个人会赢吧?赶紧的,愿赌服输,掏钱!”那小孩又道,全然不在意周围人的神色。

    “谁知道这小孩哪里冒出来的?”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问了句。

    “不知道啊,这么财大气粗,应该是哪家宗门的小公子吧!”有人猜到。

    “我说你们不会想赖账吧?”那小孩啪的一掌拍到桌子上,“当我八一姥爷好欺负么?”

    八一姥爷虽然气的小脸红扑扑的,众人只觉莫名喜感,也不在意之前被这么小的孩子打脸了,“小朋友别生气,给你给你都给你!”

    “是哈,小朋友你是哪家宗门的小公子呀?”

    “小朋友真可爱,让我摸摸~”

    众人哄笑一声,有人大胆的摸了一把八一姥爷小脸蛋,更多人跃跃欲试。

    “啊啊啊啊,一群野蛮人??!”八一姥爷顿时气势全无,赶紧敛了钱财一溜烟跑了!

    “八一姥爷?”柳亦舒歪歪头,有点耳熟,一时想不起来。见众人无暇顾及自己,抱着江若寒悄然离开。

    昏迷的江若寒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家族。

    “若寒呀,你可回来了!快让为娘瞧瞧,我的宝贝儿子瘦了没?”美艳女子紧紧搂着自己,半晌,仔细打量着江若寒,欣慰道,“我儿长大了??!”

    “阿娘,我拜白宫主为师啦!将来我一定好好修炼不让任何人欺负我们家族!”江若寒嘴角噙笑,反手搂住女子?!坝幸惶煲欢ㄒ冒⒛镅锩纪缕?!”

    美艳女子轻轻抚摸着江若寒的脊背,浅笑道,“傻孩纸,阿娘向来不在意那些,只要我儿开心快乐就好!”

    “寒哥哥你回来啦!烟儿好想你!呜呜,陈娇娇趁寒哥哥不在时老欺负烟儿………”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萝莉不知何时抓住了江若寒的衣摆,眼泪汪汪道。

    “哎,那陈家因为有宗门关照,更是不将任何小家族放在眼里了?!泵姥夼犹玖丝谄?,抱起眼泪汪汪的小萝莉,慈爱的帮小萝莉擦掉眼泪。

    陈家依附在一个修仙宗派门下,目中无人欺男霸女惯了,众小家族敢怒不敢言,陈家俨然成了一方霸主。

    “我去会会这个陈家!”江若寒冷哼一声,家族一直是他的禁裔,谁都不能碰其逆鳞!

    话音刚落,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江若寒心中一突,快步走到门外,只见一个小人儿倒在血泊中,凶手已经不见了踪迹。

    江若寒近身查看,小人儿面目全非,身上被刺了十多刀血流不止!看着装应该是江家人,江若寒怒吼一声,突然画面一转,目光一片黑暗,稍微适应了一下,看见一美艳女子抱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萝莉慢悠悠向前走,滴答滴答声落在空旷的地上格外刺耳,江若寒颤抖着追上去喊道,“阿娘!烟儿!”

    美艳女子疑惑的转过头,其面部插着十多把短刀,小萝莉脸部紧紧埋在女子怀里,背后也插了十多刀…

    “阿娘!烟儿!谁害得你们!”江若寒癫狂的叫着,突然猛的睁开眼睛坐起身子。

    柳亦舒眼看江若寒醒了,刚想凑过来瞧瞧,立刻被一拳打飞!脑袋都还是蒙的,江若寒吃错药了?

    这一拳力道十足,柳亦舒被打的嵌进墙里……一脑门黑线……

    一旁的溪洛悄悄吞了口唾沫,看了一眼突然暴走的江若寒,小心翼翼的将柳亦舒从墙上抠下来…

    用唇语问道:“你怎么他了?”

    柳亦舒同样唇语回答:“我们三一直在一起,我对他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那他怎么打你…还打的这么狠…啧啧”

    “我怎么知道他抽什么筋!”柳亦舒心好累。

    两人唇语交流了一番,见江若寒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不由冷汗直流…不会又被打一顿吧?要不要还手?毁容了怎么办?

    半晌,江若寒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你们俩抱在一起在干嘛?”

    抱在一起?溪洛低头一看,原来刚刚太紧张两人直接抱在一起了……

    柳亦舒尴尬的笑笑,“暖和,暖和?!?br />
    “很冷吗?”江若寒不明所以…感觉这俩人抱在一起毫无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两人赶紧分开,柳亦舒整了整仪容,尴尬道:“你感觉怎么样???”

    溪洛倒感觉没什么,见江若寒说话正常应该不会揍人了,凑到其跟前嘻嘻一笑,“江兄,你总算醒了!谢天谢地!”

    “我晕了很久吗?还有我怎么会在这里?”江若寒眉头一皱,脑海中还想着刚刚的梦境。

    柳亦舒二人对望一眼,一人一边分别探向额头与经脉,动作奇快,江若寒很快反应过来,道,“我没事,只是刚刚做了个很逼真的梦,我得回家族一趟?!?br />
    “什么梦?”溪洛好奇道。

    “与我家族相关的噩梦…”江若寒眉目间都是担忧的神色,柳亦舒赶紧道,“梦境都是相反的,万一是好梦呢?你的伤还没好,先好好休息休息吧?!?br />
    “我受伤了?”江若寒低头一看,身上多处被绷带扎着,鲜血浸透出来,露出一抹抹妖异的血红色。脑中回忆起了之前与班若昆的一战,不由想提醒二人,“你们以后不能喝酒别喝了!特别是洛兄,喝醉了口无遮拦!呵呵,居然敢在青天白日下说自己是魔族,是觉得自己的人生活着不够精彩吗?”

    溪洛笑脸一僵,讪笑道,“呃呃呃…感谢江兄救命之恩!”自己确实是喝酒上头了,原来之所以会打架,是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啊,内心深深自责起来。

    看着溪洛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柳亦舒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头,溪洛感觉受伤的心灵顿时好了很多。

    “还有你!舒舒…若不是你执意喝酒,溪洛又怎么会口无遮拦…”江若寒劈头盖脸将两人各教育了一番,柳亦舒委屈的张了张嘴,愣是无话可说…话锋一转,江若寒起身穿好衣服,取了剑,“但是我现在心里很不安,我真的需要回家族一趟,你们不要阻止我。这点伤不碍事,我能撑得??!”

    “算了,一起吧…”柳亦舒叹了口气,只期盼江家还生龙活虎的,不然,江若寒一下气血攻心非得走火入魔不可!

    柳亦舒从袋里取了粒药丸,“这是在丹心殿蹭的跌打损伤丸,还有这个止血丹你先都吃一点?!?br />
    江若寒伸手接过,一口咽下,心道:“阿娘,烟儿,等我马上就回来!”

    不知是不是巧合,江家就在安乐镇。

    江若寒没有将梦里看见的讲出来,一则难以启齿,二则说出来有点像自己咒自己。而据三人一路了解,那个墨家的死法跟江若寒梦中江家的死法一模一样!难怪之前有人说墨家死法奇惨!

    但眼下江若寒伤势过重,柳亦舒沉吟一番,想起自己的乾坤袋里还装有从丹心殿蹭的救死扶伤丹,赶紧取了两粒给江若寒服下。

    “抓住这几个魔族邪修!他们刚刚大战一场肯定元气大伤!不能让他们跑了!”话虽如此,人群虽叫嚷着要抓住三人,却迟迟没有动作,光是那白衣少年便和人剑合一境界的班若昆打的难舍难分,虽然现在重伤昏迷,但旁边两个少年能逼退班若昆,实力定然也是不俗,众人还没自负到认为自己也能逼退班若昆,是以颇为忌惮,

    围观群众不知谁叫了句,“刚刚那曲子确实能够控人心神!的确甚邪!说不定真是魔族邪修!大家一起上,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魔族邪修!”

    “难道真是魔族?”众人心下疑惑。

    班若昆趁群众骚乱立马使了个障眼法溜之大吉,临走时也不忘放狠话:“今日的梁子便算结下了!他日我定亲手宰了你们!”

    “小智,江若寒不是有主角光环吗?为何连这么个辣鸡都搞不定!”

    “……对手太强惹!主角光环虽然会保佑主角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受伤是难免哒(⊙ o ⊙)”

    所以主角光环是算准了我会立刻清醒并救下差点死翘翘的江若寒?!

    青云剑法注重剑气修炼,没有固定招式,前五重每一重可斩十道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凌厉无比,到第五重时又会缩水只得斩出五道剑气,但剑气更为凝练,江若寒练到第八重时,可斩出两道剑气,领悟剑意后方可驭剑,到达第九重剑气则只有一道,却是浓缩了大道剑意精华,剑意越浓剑气越凌厉,到第十重一草一木皆可为剑,比传统上的人剑合一还要强上三分,而第十一重剑意融合己身,凭空捏剑,十二重,最高境界,意念一动,剑随心至,无处不在。

    而剑宗的剑法是与剑相融,人剑合一后剑法反倒成了拖累,太过拘泥招式,但一柄神兵利器可以弥补这方面不足,很显然,这个班若昆不仅剑术造诣上佳,手中的剑也是一柄神器。

    “这就是人剑合一的力量么?!苯艉?,心知躲避不成,索性斩出两道剑气迎击,生死在天!

    溪洛正想追上去,余光瞥见重伤昏迷的江若寒脑袋清醒了一点,止住了脚步,疑惑道:“发生什么事了?刚刚这个人谁???”

    眼看溪洛想要凑近江若寒,柳亦舒抢先一步抱起江若寒,眉头紧皱。

    见众人迟疑,接着冷笑道:“你们没听他刚刚那曲子有多邪乎么?控人心神这种邪术不是魔族邪修又是什么!”

    “你倒是会颠倒黑白?!绷嗍孢艘豢?,“你说我是魔族我就是魔族???!我说你是辣鸡你是不是也是辣鸡???”接着喃喃道:“对哦,你本来就是辣鸡?!?br />

    班若昆施展瞬移后每一次攻击角度都极为刁钻,江若寒顿时落入下风,身上多处见血。又是一发猛烈的攻击,眼看剑尖抓住间隙刺入江若寒面门,速度奇快绝无可能躲过!

    “可惜了?!毖劭词じ阂逊?,众人惋惜的摇摇头,虽然这个白宫山弟子已经极为优秀,但在人剑合一强者拥有瞬移身法下几乎不可能扭转乾坤。

    柳亦舒被江若寒嘴角的鲜血突然刺激到,浑身一个激灵猛的清醒,眼看江若寒要完,立马使用音惑,化解了班若昆的致命一击,同时左右手各提一人施展影致落到房梁上,将两人放下,取出腰间玉笛,目光死死盯着班若昆,笛声肃杀,“就让本先祖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溪洛这时还有些头晕眼花,看着战斗中的两人,迷迷糊糊笑道:“好呀,居然敢欺负我兄弟!那就吃我一扇!”话音落下,一手啃着鸡翅一手执扇加入战圈。

    班若昆眼看大势已去,恨恨咬牙,冲着围观群众怒吼一声,“这几个人可是魔族!你们要放任魔族在修仙界肆意妄为吗?”

    剑尖击溃剑气,江若寒受到反震,哇的吐出一口血,顿时丧失了再战之力。

    “哼,不自量力?!卑嗳衾ダ湫σ簧?,正待刺出致命一击,精神突然恍惚了一下。

    “哼,上钩了!”班若昆想要速战速决,故意卖了个破绽,江若寒一剑刺向班若昆露出的后背,顿时感觉到一股?;?,修士的直觉都是很准的,一感觉有诈立马想要驭?;胤?!

    “反应过来了?那也来不及了,天资卓越又如何,在我这一剑下都得死!”班若昆目露寒光,别人怕你们白宫山,我剑宗可不怕!

    身法,瞬移!班若昆人影顿时消失,江若寒内心警铃大作,人剑合一境界可怕吗?当然可怕!人剑合一代表剑随意动,身如利剑,那人剑合一境界拥有瞬移身法后呢?那只能称恐怖了!

阅读思君当可追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平安彩票官网 www.w1yim.com)



随机推荐:神话之大圣归来都市之钓鱼神豪系统变形记之神级天王抗战之老兵油子怪谈世界的大邪神朱砂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